© 赭 Φ 夜
Powered by LOFTER

男寝219C的绝望

#OC  #当成开玩笑来脑补的大学AU


熔岩


        Cool guy。穿男式衬衫和牛仔裤,但显然是女孩子。魔幻的是,除了219寝室之外所有人都看不出来也不相信他是女的。会去游泳馆洗澡,或者趁着下午宿舍楼里人很少的时候去澡堂。

        爱干净却一点也不愿意打扫,弄脏了一个地方就转移到下一个地方的游牧民族。

        热爱各种对抗性强的运动,觉得羽毛球太娘了,嗤之以鼻。和一群大老爷们在篮球场上撞来撞去,还有一群谜样的女生围观尖叫。功课毫无压力全A+(被多事的人怀疑作弊,但是毫无证据)。经常翘课去看拍卖会,或者到图书馆蹭网追一部脑残剧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大姨妈时性情大变,痛得在宿舍里一边哀嚎一边蹦来蹦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非常喜欢小死和他的甜品公众号,会按照公众号的指示,挨家店去吃,每次吃完都觉得真是太难吃了。小死每篇推送下面都有他嘲讽的留言。


查德


        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的小帅哥,常被问有没有跳级。本地人,娇生惯养,每个周末都会从寝室消失(回家了)。家长是官员和高级知识分子,入校之后发现学长学姐们口口相传的“魔鬼教授”都是小时候的邻居,给自己买糖葫芦的怪蜀黍怪阿姨之类,有点崩溃。特别是刚入学不适应,成绩不理想,又受到了蜀黍阿姨们的额外关注,压力山大。自我要求很高,几乎不逃课,会熬夜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一直是平淡的优等生,读了一些西哲和日本文学的文艺青年,不喜欢吵闹,暗暗觉得新同学们太吵了但是又担心自己不受欢迎。对集体活动有点抗拒,最初害怕被室友觉得高冷受到排斥,后来发现他们根本不care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 易被某种特殊情境感染而受到煽动,比如军训,激发出狂热○国主义的里人格吓坏周围的吃瓜群众。

        跑步和打羽毛球。胃肠不好,长期吃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室友们忍受脏乱差环境的能力深感震惊,独自打扫卫生的哀怨老妈子。


维基

        淳朴的小可爱,性格坚强,有定力,重人情。看到这些牙缝里挤出的定语就知道这人好可怜哦。

        乡土学霸,高考时不幸发挥得太好了一点,轻信了“先择校后择专业”的谗言,从此堕入苦海。在学期初傍到了直系学长(学姐?)小死,原以为高枕无忧,欢天喜地的请人家吃饭逛街夹娃娃,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始,考试周拿到的复习材料都是乱的,论文糊不出来时收到对方一句“你就从网上扒一篇,扔到翻译器里翻成英文再翻回中文,没毛病”。从此深深的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心心念念转专业,最近不那么挂念了,因为开始挂念过年回家了。想到年夜饭,脸上终于出现了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念老家的空气。坐着/躺着/蹲着和一大家子人视频。有一个关系很好的中学学弟小王也想报考这里。声泪俱下的用家乡话向小王控诉学校和同学的种种恐怖,以为室友听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大学的种种现象颇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新奇感,一天在寝室楼下接连看到三对儿在热吻,立誓找一个女朋友。被抽中做心理复检,好不容易才从恶魔般的白咨询师那里逃了出来,之后开始琢磨着找男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竞选体育委员成功,但是什么运动都不擅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小心睡过了六级考试之后,捶胸顿足,愧悔万分。直到两天后回想起来当初根本就没报名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 )
TOP